体育新闻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这些来自全国各地乃至全球各地

时间:2018-04-18 14:30 作者:admin 点击:

  最近一周,上海众创空间市场传出两条比较重要的收购消息:一是WeWork收购裸心社,二是P2(联合创业办公社)收购Workingdom。当事的四家企业均未正式回应,但记者从部分企业的内部员工处获悉,传闻并非不实,只是在企业内部使用“合作”一词来描述新关系。
  在“双创”大浪中,上海众创空间迅速成长。据不完全统计,上海的众创空间或联合办公空间数量已超过600个。它们的服务对象千差万别,既有单打独斗的创业者,也有三五成群的初创团队,更不乏小有规模的创新企业。众创空间和联合办公空间的数量增长背后,是上海“双创”力量的飞速增长。随着“双创”发展,创业创新者需要更专业的服务,数百家众创空间需要告别同质化,实现错位竞争,而不再是简单地提供办公场所。众创空间市场的收购或合作现象,正顺应了这一趋势。
  合并合作推动服务升级
  “不同的创新者需要不同的服务,包括不同的办公环境,这是联合办公服务者需要考虑的。”WeWor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前几天现身上海,他没有回应收购信息,但用一个具体的例子说明上海“双创”服务的个性化、专业化发展趋势。WeWork与冯氏集团合作,包括改造冯氏集团在上海的一个办公室,并将新的办公空间与冯氏集团旗下的创新平台利程坊互动融合。
  冯氏是一家规模不小的创新企业,核心业务是提供供应链和物流、分销及数字化零售解决方案;利程坊既是一个众创空间,也是“双创”服务平台,为初创公司、孵化器、风险投资提供从产品概念到零售的无缝衔接。
  这一次,冯氏觉得有必要与WeWork合作,把创新服务做得更细致。冯氏集团主席冯国经说:“WeWork拥有强大的全球平台,其创新空间和定制化服务,重新定义了传统办公室空间,代表着未来的工作方式。通过WeWork 高效布局和精心设计的公共区域,冯氏员工、利程坊的孵化器和初创公司之间能有更好的互动和协作。”
  WeWork 方面称,与冯氏合作其实是WeWork的一项新服务,叫Powered by We(直译为WeWork赋能)。上海的“双创”主体众多,既有草根创业者、创业团队,也有上规模的大企业、大集团,他们不仅需要一个充满“双创”氛围的办公空间,也需要能打通不同创业者或创业团队之间的桥梁,Powered by We正是根据这一需求推出的。事实上,在一年多前刚进入上海时,WeWork并没有想到这个市场那么快就需要如此专业的服务。
  资源整合鼓励不同创新者
  业内人士指出,P2与Workingdom之间的收购或者说合作,也能发挥资源整合、强化专业度的作用。P2是国内较早的众创空间品牌,2015年初成立,目前在全国有30多个空间,吸引了不少小有名气的初创企业或团队,包括“足迹”“小猪短租”“周末去哪儿”等创业项目。相比之下,成立于2016年的Workingdom更年轻,走的是高端路线,业务涉及联合办公、移动办公、长租公寓、生态社区等。从服务对象看,P2和 Workingdom 有很强的互补性,不过Workingdom的经营压力更大一些。一旦合作,两个品牌不需要再争夺客户,而是可以根据自身特点进一步强化细分市场的服务能力。
  亚当·诺伊曼还表示,上海的“双创”影响力吸引着全球创新者。今年WeWork第一次把其全球创造者大赛引入中国,中国区总决赛就放在上海。从发布比赛信息到最后的总决赛不过3个月,却收到五湖四海的参赛申请,上海的号召力着实让评委惊喜,而创新者的创意更让人惊叹。比如获奖者中有一支来自上海的跳绳团队“跃动花样”,他们用创意重新构建跳绳这个传统体育项目,不仅有表演性,而且可以鼓励更多人参与其中,爱上运动。最终,这个团队获得超过11万元的奖金。
  在面对这些来自全国各地乃至全球各地、各行各业的创业创新者时,参与打分的专业人士也表示,上海能用城市魅力吸引他们,但若要他们留下来或培育出更多有想法的创业创新者,就需要更细分、更懂创新的服务。WeWork大中华区总经理艾铁成建议,面对这一创新趋势,需同时利用资金和联合办公品牌的资源,助力本土创业创新人才锐意进取。当然,这样的市场环境也是WeWork等企业的机会,“WeWork得以将构建美好工作环境与推动人性互联的企业蓝图付诸实施,并为更多中国创造者们点亮梦想。”上海交响乐团团长、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组委会执行主任周平说:“首届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赢得了欧美众多专业音乐媒体的关注和报道,很快获得业内反响。如今,我们要做的是扩大影响力的范围,特别是增强在亚洲地区的影响力,因为古典音乐正在亚洲异军突起。”入选第二届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四分之一决赛的36位选手中,绝大多数已经在伊丽莎白女王音乐比赛、亨里克·维尼亚夫斯基国际小提琴比赛、西贝柳斯国际小提琴比赛等国际顶尖赛事中获奖,足见比赛在专业领域影响力的提升。
  曾在第九届纽约国际芭蕾舞比赛中获得男子组第一名的舞者吴虎生表示,要打响“上海籍”艺术赛事品牌,细节决定高度。“一个好的比赛一定是一个人性化的比赛,要让世界各地来参赛的选手感觉上海就像家一样,给他们最热情的欢迎,合理安排好选手每一天的日程,让他们全身心投入比赛,在上海成就自我。”
  除了在业界的影响力,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和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也十分看重赛事的社会美誉度。古典音乐和芭蕾都是相对小众的艺术门类,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依靠开放比赛坐席、网络直播等方式让这场比赛与更多人产生关联,成为城市的美育课堂。第六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正在招募10周岁以下的“芭蕾代言人”,让孩子们有机会感受选手风采、领略精彩比赛、拓宽艺术视野。“国际艺术赛事是城市的窗口,我们要思考的是如何通过比赛丰富国际大都市的多元文化生活、提升市民的文化素养、培养上海芭蕾艺术的未来。”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说。
  树立标准,传播中国文化
  一个艺术赛事品牌的打响,要靠与国际接轨的品质,也要靠独一无二的个性。将中国作品纳入比赛曲目,正是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文化自信的体现。继小提琴协奏曲 《梁祝》之后,陈其钢的新作《悲喜同源》将作为今年决赛指定曲目。“人文精神奖”也是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独一无二的创举,首届比赛颁给中国甘肃会师中学校长吴泰祥、副校长杜正权,以及来自阿富汗的女孩涅金·帕尔瓦克。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对此十分赞赏:“一场举世瞩目的比赛,不仅要选拔、培养明日音乐巨星,还要把音乐的种子向更多人播撒。” 第二届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近日公布了四分之一决赛名单,韩国小提琴新星宋知垣的名字再度出现。在2016年首届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上,宋知垣凭借对《梁祝》的动情演绎获得“最佳中国作品演绎奖”。今夏,准备更加充分的她将再攀高峰。激发宋知垣和世界各地高水平选手斗志的,不仅仅是奖金的诱惑,更是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在创立之初就已显露出的公正性、权威性,以及对人文精神的倡导。凭借这些要素,这个年轻的“上海籍”小提琴比赛迅速打响了“第一炮”。
  不仅如此,上海的一系列艺术节庆和赛事铆足了劲,对标国际水准,在不断提质中加以完善,跻身国际赛事的前列。1993年创办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作为国际A类电影节,正对标戛纳、柏林和威尼斯,逐步提升综合实力。1999年创办的上海国际艺术节,一步步稳扎稳打,向亚太地区最具影响力艺术节的目标迈进。1995年创办的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虽中途因故停赛,但2016年重振旗鼓,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芭蕾艺术家和芭蕾未来之星。创办不足两年的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崛起势头迅猛,拥有百年历史的美国古典音乐杂志Musical America Worldwide 已将其列入“2018全球顶尖音乐赛事指南”。打响上海文化品牌,要有全球视野,更要有中国个性。要抓准时机一鸣惊人,更要长期坚持不懈耕耘。
  打响品牌,细节决定高度
  无论是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还是国际芭蕾舞比赛,都在专业性上下足了功夫。比赛请来国际知名评委组成权威评审团,赛制和赛程的每个细节都经过反复推敲。首届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获奖选手斯特凡·塔哈哈坦言,这场比赛的难度几乎超过了他此前参加过的所有国际比赛。每位参赛选手在赛前都需准备长达4小时左右的曲目量。三轮半决赛更是设置了重重难关,全面考察选手的综合素质。
  周平表示,比起演奏技巧,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更看重选手对音乐精神的领悟与诠释。比赛结束后,还继续为有潜力的选手提供世界范围内的演出机会,为他们的长远发展铺路。“推动选手的发展,也就是在推广中国作品、推广上海品牌。只有坚持这些理念和价值观,才能持续拓展品牌的影响力,树立中国标准,传播中国文化。”
  辛丽丽担任过世界各地不少国际芭蕾舞比赛的评委,在她看来,无论是瓦尔纳、莫斯科还是纽约,一个芭蕾舞比赛品牌的打响都离不开长期的坚持,既坚持品质,也坚持艺术追求。比赛不仅关注舞者的形体和技巧,也要关注他们的艺术修养; 不仅要凸显舞者的职业态度,也要鼓励他们的进取精神。“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未来可以增加编舞比赛,汇聚更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创作人才,折射上海这座城市的创新精神。”
  如今,第二届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和第六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都在紧张筹备之中,等待来自世界各地的评委和选手在今夏共聚上海。品牌的打造不是一蹴而就的,两个“上海籍”艺术赛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更科学的赛制、更精细的管理、更鲜明的个性,将带来更精彩的对决,引领更美好的未来。